鲁迅,是不是每一根头发丝都要通过放大镜来研究?——我看文本的过度解读

     鲁迅,是不是每一根头发丝都要通过放大镜来研究?
                                               ——我看文本的过度解读


                          安徽省桐城市铁铺中学  马二兰


        鲁迅,一向以其思想的深刻、文字的犀利而被国人誉为“民族魂”;鲁迅的作品,也一直成为中学生乃至中学语文老师的一块心病——不好学,也不好教。究其原因,怕还是因为先生的“深刻”。


        但是,鲁迅是不是深刻到每一根头发丝都要通过放大镜来研究呢?


        生出如此疑问,是因为一篇文章——《为什么要把杨二嫂比作“圆规”?》(《语文教学通讯》B版  20011年第10期)。


         文章中详细地记录了课堂对这个问题所作的两大方面解读:二者形似;二者神似(因课例太长,不摘录详细内容)。


        就师生解读的本身来说,这部分课堂实录确是精彩,而且师生间所陈述的理由也相当充分,至少能自圆其说。但笔者读后,总觉得不是滋味——这里,是不是存在对文本的过度解读了?


        过度解读其一:杨二嫂的两手为什么是“搭在髀间”而不是插在腰间?


        老师提出这个问题后,师生颇费一翻周折,得出结论:搭在髀间,是为了掩护自己放在裤腰带里偷的东西!


        说实在的,个人觉得这个结论真是有些牵强:且不说后文直接有关于杨二嫂“裤腰袋的信息”:她“慢慢向外走,顺便将我母亲的一副手套塞在裤腰里”的叙述——对于杨二嫂这样的小市民,这些顺手牵羊的事儿她完全没有藏着掖着;而且就对其他她想要的东西,文中也多处提到,总结起来是:连要带抢,外加使小手段(如要家具、拿狗气杀等)。 


        过度解读其二:圆规在使用过程中所体现的“变”与“不变” ,这和杨二嫂有什么关系?


          对于这个问题,师生一翻讨论后,得出的结论是:圆规不变的“支脚”  ,是杨二嫂自私自利的“支脚”,圆规变化的是不断画出的“漂亮却略显空洞的”“圆”,这正如杨二嫂圆滑世故的言行。


         对于这一解读,笔者更是觉得不敢恭维。不说别的,就站在作者的立场思考一下,站在小说具体的情境中设想一下:“我”在阔别二十年后的故乡,第一眼见到“圆规”杨二嫂时,先是“吃了一惊”,抬着看到“圆规”后,接着就又“愕然”了。显然,这第一眼里,“我”是没认出杨二嫂来的,眼前的人给他“圆规”的感觉百分百是视觉上的、是人物外在形象的特征。如果过多地去理解这个比喻句所承载的“神似”点,怕是完全超出了作者的本意了。


       说到作者本意,笔者觉得,如若站在当时作者的立场上、情境中,面对眼前的“圆规”杨二嫂,怕是更多的惊异——他会自觉不自觉地把眼前的“圆规”与记忆里的“豆腐西施”联系起来,巨大的变化让他“愕然”,接着,会让他感觉悲哀,会引他深思……


       就贴近作者情感的理解方法来看,笔者认为文中对杨二嫂以及这个比喻句的解读完全可以找到更合理的解读点。


        解读点一:“‘圆规’杨二嫂”与“豆腐西施”之间言行举止及给我(及给周围的人)的印象的比较、解读。


       如“豆腐西施”的“终日坐着”与“‘圆规’杨二嫂”的“张着两脚”像圆规一样地站着,以及后来的“飞也似地跑了”等之间的对比;再如“圆规”形象与“豆腐”形象之间的对比……


        解读点二:杨二嫂“每日必到”“我”家的目的是什么?课文中写到她从“我”家“拿”了多少东西?分别是怎么得到的?她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别人所不耻的事情?


      


          诚然,作为思想深刻的鲁迅先生来说,他的文章很多时候着实是在细节中透着神韵,倾泻着思想,值得我们教者与学者反复推敲,如笔者曾经教学《孔乙己》的时候,就找到“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这句话作为切入点,引导教与学的,课文多处有这一句话,且语文版的教材配的插图,编者也竟独具慧眼地在图中安排了一块粉板,上书:孔乙己,十九文。由这个点,提出四个问题,引学生层层深入地学习小说,理解主题。


        笔者认为:这个小细节,应当是作者有意安排的:孔乙己让人惦记的,不过是因为他欠了钱而已!所以,这个点是值得“深挖”的。


        因而,解读课文时,为了不造成过度解读,最好还是站在作者的立场上想想,站在全文的内容上想想,切不可断章取义,也不可完全“丢”掉作者!


     (本博作品除注明“转载”以外,均系作者原创,拒绝转载,请手下留情,谢谢!)


 

《鲁迅,是不是每一根头发丝都要通过放大镜来研究?——我看文本的过度解读》有7个想法

  1. 大作所说直指当下文本“过度解读”的现状。其实,人为拔高、牵强附会地解读作品的现象,我们都不陌生。[quote][b]以下为二月兰幽的回复:[/b]
    谢谢崔老师的支持!向您学习![/quote]

  2. 这就是在研究“回字的四种写法”嘛。哈哈,21世纪的孔乙己向20世纪的老孔乙己学来的嘛!
    问题是莫把我们的孩子们也培养成了小小孔乙己啊!
    那就作孽了![quote][b]以下为二月兰幽的回复:[/b]
    哈哈,您这个说法可是真绝了!
    这种过度解读就是“回字的四种写法”啊,您是一针见血了![/quote]

  3. 我也正在思考这一问题呢。谢谢。[quote][b]以下为二月兰幽的回复:[/b]
    谢谢胡老师的支持!让我们一起努力,共同探讨![/quote]

  4. 细读文本,如何细读,这是个问题。[quote][b]以下为二月兰幽的回复:[/b]
    是的,我们备课,观课,都得关注这个问题。[/quote]

  5. 理性思考中透出作者的智慧,向您学习![quote][b]以下为二月兰幽的回复:[/b]
    过奖了!我们共同学习!谢谢您的支持![/quote]

  6. 您的意见十分中肯,我对《语通》的这篇文章的看法是思路非常好,但一些问题的确过于细碎了。赞同您的意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