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化解读”、“个性化解读”,想说爱你不容易

       “多元化解读”、“个性化解读”,想说爱你不容易


                                                安徽省桐城市铁铺中学 马二兰


      上个周末,有幸聆听了省教科所的语文教育专家杨桦老师的一堂讲座——谈谈文本的解读,听讲座时,就有了一些想法,回来后又沉下来作了一些反思,于是打算整理一些文字,算作我个人对这堂讲座以及这个问题的一点初浅的思考。


       杨老师在会上讲到了不少误读、乱读、偏读文本的案例以其对策,但个人以为,这些案例之所以出现在课堂上(多是公开课的课堂上),是要引起我们更深刻的反思的。笔者个人以为:这些误读、乱读、偏读,之所以出现,且出现在一些示范课、公开课的课堂上,是因为在常态教学中,自我解读并追求个性化解读的行为并不多,即便有,也多是在公开课的课堂上想“求新”“求异”的偶然为之。正是因为平时功夫不够,才会进入个性解读的种种误区。


      就这一观点说开来,窃以为杨老师所言的对策不免有曲高和寡之嫌,要从根本上解决我等一线教师在文本解读这一块的问题,还得从低处思考。


        就此,借用杨老师的两个词——文本解读的“宽度”(多元化解读)与“高度”(个性化解读),来说说笔者的反思:


     一、 要实现教师对文本的独立的、不偏颇的解读,要先从“宽度”做起


       追求“宽度”,是一种态度。在互联网时代,对于中学课本里的任何一篇选文的解读,可以说都有了足够的“宽度”,即有了多种可供我们参考的解读方式。但是不是每上一篇课文之前,我们都关注了这些不同的解读呢?


      这个答案不好给出。但笔者反思一下自己以及周围的同行在平日的常态教学,对这个问题只能是否定了,即:我们大多时候只关注一份“主流”的解读,然后在课堂上把它交给我们的学生。


       如果说,文本解读的“高度”不是每个人所以达到的话,那“宽度”是每个人都可以关注到的,是否关注这些多元化解读的“宽度”,考验的是每位教者的教学态度。


      那么,每个教者,是不是能在走进课堂之前,都坚持多看看别人的解读呢?如果连这个态度都没有的话,一切关于文本解读的话题都是空谈一场。


        追求“宽度”,是一种方法。  毋庸置疑,一个教师能以自己的个性化解读来处理教材并据此有效地组织阅读教学,是最为成功的教师。但如何才能到达这样一个高度?笔者以为,多解读他人的“解读”,多思考各种不同形式的“解读”,是完成自我解读的重要奠基石之一。


        同时,追求文本解读的“宽度”(即多元化解读),也是实现自我个性化解读(“高度”)的一种重要方法。这类似于“熟读唐诗三百首”的道理——别人的解读看得多了,各种“多元化”的解读看得多了,就能“悟道”了:一方面,通过各种多元解读的比较,就容易形成鉴别的眼光,能在“多元解读”中见出各种解读的优劣得失;另一方面,在学习观摩别人的各种解读过程中,也能不知不觉地形成自我的解读文本的能力。


       二、“高度”是终极目标,但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到达。


      实现“高度”,要有“宽度”为坚实的基座。观点见前文,不再累叙。但很多人没有这个宽度,基座没有了,目标就只能永远成为一种仰望。


      实现高度,要有读书功,要有一定的综合素养。如果让一个从来不读书的教师对文本去进行“个性化解读”,那简直是天方夜谭。但事实是,现如今社会上读书的人少,读书的语文老师也不多。不读书,没有相当的综合素养,这个“高度”就只能高高在上了。


       作此番反思后,笔者不禁感叹了,虽说如今是“多元化解读”文本的年代,但其实,很多只是在“伪解读”“伪多元”,因此才会出现杨老师所举案例中的种种误读。而要实现文本解读真正的“宽度”与“高度”,却是任重而道远。所以,想说一声:“多元化解读”、“个性化解读”,想说爱你不容易!

《“多元化解读”、“个性化解读”,想说爱你不容易》有6个想法

  1. 马老师切中语文教学的最大弊病–“伪解读”“伪多元”。是啊,没有积淀怎能解读出个性,解读出自我。愿共同努力,在文本解读的“宽度”与“高度”有所提升!顺祝快乐![quote][b]以下为二月兰幽的回复:[/b]
    所以,我觉得要求所有的语文老师都能达到文本解读的“宽度”与“高度”是不可能的,特别是“高度”,这个非得要教师本身的学养达到了那样的“高度”。问胡老师冬安![/quote]

  2. 想跟马老师商榷,“在常态教学中,自我解读并追求个性化解读的行为并不多”,但是在考试时在生活中个性化解读很多,而且是错误的多;“如果让一个从来不读书的教师对文本去进行“个性化解读”,那简直是天方夜谭。”你是说正确的有价值的个性化解读吧?[quote][b]以下为二月兰幽的回复:[/b]
    感谢麦老师的关注!
    先说麦老师所提的第一个问题:正因为常态教学中大家都跟着教参走,所以缺乏个性化解读的能力,而在考试时生活中没有“教参”可参考却势必要“解”要“读”时,这种解读是不得已而为之时,错误多是必然了;
    再说第二个问题。我指的“个性化解读”是听讲座时,专家所言的有“高度”的个性化解读,即融创新、个性化、深度等于一体的解读,当然这种解读不是“偏读”更不是“误读”,正如麦老师所言,是正确的有价值的。
    [/quote]

  3. 我没有听过这个讲座,但我对个性化解读、宽度和高度这几个词非常感兴趣。我的理解如下:
    1、个性化解读即使是偏颇和误读的也比教参和参考别人的所谓意见来好。开始个人解读难免会出现误读,专家也未必能避免误读,关键是言之成理,是要有依据,是思维的方式。
    2、是不是误读、乱读、偏读,我们得看是谁做出的判断,更要看他判断的依据,是根据所谓主流,教参,是80年代观点还是90年代的观点,是中国的某位权威的理论,还是某种外国流行的理论学说,还是就文本论证文本,还是以意逆志的论证方法等等,我是说对待别人个性化解读,不仅要关注人家的结论,更要关注人家的视角和源流,因为你的判断也是这样来的。我以为如果是真正的个性化解读,不参考教参,借用别人的见解不是你的个性化解读,个性化解读,是完全个人的见解。

  4. 3、如果是所谓的主流意见给别人定罪,我以为这个结论大可怀疑。看看我们语文政治历史的说法这三四十年的变化,那真是天翻地覆,正应了胡适那句话,怎么捏怎么是了。
    4、误读是个性化解读经历的必然阶段。
    5、个性化解读是一件值得鼓励的事情,但真正要走远,还得多读书。
    6个性化解读必须是抛弃一切独对文本,是教师和文本的独立对话,经过一两年的训练,自然会得出自己的独特体会,这包括和名家的不约而同。拿着教参和网上意见是不会锻炼出个性化解读的。
    7宽度是自己对文本的时候要相信自己,不要怀疑自己,宽度是自己多读书,学习别人的思考方式,和看问题的角度等等。
    8高度是一个结果。[quote][b]以下为二月兰幽的回复:[/b]
    感谢竹溪逸民老师的关注!一直想就您的回复写篇博文,终而未能成言,等闲下来,再就您提到的问题好好思考,理出头绪,再写篇博文答复您![/quote]

  5. 我想,个性化解读的含义是老师能够上出自己的风格、自己的见解,如果连课文还没有理解清楚,何来风格与见解?我们对于课文也许已经上过几遍了,但对于学生来说这还是第一次。我们要教给学生什么,学生能够得到什么,这些是我们上课的基础,如果连这也忽略了,那干脆就不用解读了。[quote][b]以下为二月兰幽的回复:[/b]
    谢谢徐老师的支持!的确,如果我们自己都还没解读透文本,也没想好到底在课堂上要教给些学生什么,所有的“多元化”“个性化”都只能是纸上谈兵。但事实上是,我们很多时候,很多的一线的老师就是这样在自己对文本还一知半解的时候,就拿本教参或教案书上堂照本宣科了。[/quote]

  6. 怎么读,都得立足文本——基于文本的解读!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只能是哈姆雷特,而不能是哈利波特。[quote][b]以下为二月兰幽的回复:[/b]
    张老师的点评真有意思,但确是切中要害![/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