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

               绽放
                
文/马二兰

  一场秋雨一场凉。几场秋雨后,夏天悄然退却,一个暑期就溜走了。
   新学期,第一天上课,天空就滴滴嗒嗒的下着雨。起了个大早,收拾收拾,左看看右等等,老天似乎没有放晴的意思,只好冒雨出发了。

  (因博文无端被转载,此文部分博文已隐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