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荒芜与迷惘中穿行

                                                   在荒芜与迷惘中穿行

                                                             文/二月兰幽
     荒芜。
     我的这片园子荒芜好久了。常常想着来写点儿什么,却常常在打开页面之后,又关掉了。写什么呢?工作与生活都颓废,用以记录的园子自然无种可播,无苗可长了。当然,不是全然没有热情,但有些那些短暂的热情总是稍瞬即逝,我来不及抓住它,它就在空气里消散了。
     不是我一个人的荒芜。是学校的荒芜。是农村教育的荒芜。整片园子都荒得差不多了,我在重重的杂草之间,看不到方向。
     我内心常常偷偷地难过。是的,没有人在意这种荒芜,我也不敢光明正大地表示我的难过。教书育人,当这掷地有声的职业,成了绝大多数教者的鸡肋,成了社会上人鄙夷甚至非议的热门话题时,我要是把它当成圣职,会为人不耻的。
     于是,我也常常安慰自己:算了吧,荒了就荒了吧,你能改变什么,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
     但我总是忍不住迷惘:这样,到底是对还是错?随即,又忍不住自责。
     尤其是我在读书时。每当我打开一本书,沉入其间时,总觉得有无数根鞭子在抽打我那颗麻木的灵魂。
     我明白,我是应该醒过来。只是,这种苏醒只是一种沉醉在书本间的“幻想中的苏醒”,每每回到现实,新的迷惘又重新笼罩我——
     即便我努力,我奋发,我的方向在哪里?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冲出这片荒芜?
     
     我不知道,又有多少与我同处荒芜中的教者,跟我一样会有与我般的深深的迷惘。如果没有,那我的迷惘就更难找到清晰的诠释与注解。
     荒芜的日子里,我一度在思考:我能不能想办法脱离这个环境?离开这片荒芜,不是因为农村的贫穷与偏僻,只是要离开这个抹杀人热情与斗志的环境。想了很久,也只是空想。套住时髦的话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个没有背景只有背影的农村教师想要离开农村,简直是天方夜谭啊。
     我也曾思考过:我迷惘到底为什么?是因为收入、地位低下而不得志?是因为有能力有热情无人重视无处施展?或者,是因为我根本没有能耐达到我理想中的那个教者的目标?甚至,我都不知道我的终极目标到底是什么?
      是啊,作为一个教育者,我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大而化之的答案似乎有,形式主义的答案似乎有,但在我心底,有没有一个答案一直坚定地矗立在那里呢?
      我想,我不能就此荒芜。
      至少,是因为我无法不让自己摆脱这种荒芜中的困惑。即便我周围的一切都荒芜了,我也不能。因为我总是习惯抬头看,回头看,我害怕我一抬头,一回首,就是齐人深的荒草将我的视线淹没。
       那样,我就彻底地沦为一棵草了,一棵杂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