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匆匆学年终

  又是匆匆学年终
                  文 二月兰幽
  暑假开始有一段时间了,我始终不敢打开这个页面。荒废这个空间,尽管不是我本意,但已成事实,我对自己的内心有无可逃脱的罪责。
  又是一个学年过去了。我不敢问自己,但还是不得不问:这一年,我有何收获?这一年,我多给了我的学生多少?这一年,我能有多少可圈可点的无愧光阴的日子?
  我知道,我从来没缺少自我的反思,但独独缺少了行动。
  是的,有很多很多的理由,它们阻碍我的前进,甚至叫我在自己信念的道路上举步维艰。但唯独没有理由的是:有些我可以做得到的,我没能做得到。比如说:在这个空间里写下我的的收获,我的发现,我的思考。
  没有思考没有书写的语文老师,真真算不上语文老师。无论外界的风雨如何叫人不安宁,如果自己不能给自己一片心灵的清水池,那么,我们如何让灵魂能自由游弋?亦或说,我们哪里还有自由的灵魂?
  毫不夸张地说,农村学校几乎没有教育了。农村学校的教师几乎是没有前途的——或者说,前景?希望?这些词似乎都大了点儿,他们不是马,不是骡子,不是……他们是群四不像。
  可是,农村学校还有孩子,虽然一年比一年少,但他们一样需要教育!需要和城里的孩子一样平等的教育!每每想到这一点,我内心难过——为那些受“不平等”待遇的孩子。
  是的,如果我还有“内心”,我就应该努力,不为什么,哪怕没有前途——亦或是前景、希望,至少,我得对得起自己的内心。至少,我能让自我的灵魂自由的游弋,不受城里与乡下的限制,不受优秀教师与草根教师的限制。

《又是匆匆学年终》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