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教育“异化”的教师

  被教育“异化”的教师
                                                         安徽桐城铁铺中学   马二兰
      临近期末,又到了一年一度填写学生成长记录册时,老师寄语,是班主任的“必修课”。虽然近些年来,周围许多人借享网络之“共享福利”,学生评语也可以批量下载,对号入座了,但我依然坚持自己写:这是班主任老师与每个学生逐一对话的机会,不能轻易错过。再说,天天跟他们打交道,只愁“寄语”太多,不愁没话可写的。
      可等到我静下心来写这些“老师寄语”时,又一次发现:翻开有些学生的记录册,真觉得脑子里一片茫然。为什么?因为总有少数的学生一不小心成了我视线之外的边缘生!我都不够了解他们,能“寄语”他们什么呢?
       像小丹。一个学期下来,她都默默无闻地坐在窗户边上,学习成绩不好,但也从不犯错,我似乎没有单独找过她谈话,与她的家长也从没接触交流过。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她为什么总是那么内向从不与人交流?我似乎从来没有认真去关注过!
       像小倩和小翠。当我写下“你们是我们班一对可爱的姐妹花”的句子时,内心为自己的虚伪隐隐不安:如果我真觉得他们可“爱”,真够“爱”她们,怎么居然过了一个学期,也没问过她们俩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平时生活中,有没有一些有趣的错认故事?
       还有小钟。因为总是不停犯错,不停地与同学有纠纷,所以扪心自问,我打心底里拒绝他。除了惩罚性的批评、训话,我几乎从没有和他好好谈过一次话,听听他在家里的表现,以及以学习、对同学的一些想法、态度。
       …… ……
      我为什么会这样?而且似乎每接手一个班级都会这样?我这样也能算个“好老师”?写“教师寄语”,我写写停停,停停想想,终于有了答案:我还是盯着“分数”管理班级的班主任!关注分数高的学生,关注有希望成为分数高的学生,关注成绩上升或下滑的学生……那些被边缘化的孩子,总是与“分数”、与学习进步有着太远的距离,我盯着分数的视线,已经够不着他们了!
       我们天天义愤填膺地批判被异化的教育,没成想自己也成了被异化的教师。
       我想,下个学期,不,明天或是后天,我是不是该把那些坐在我的教室里半年的“陌生的孩子”请到我的办公室,跟他们好好地聊一聊了呢?
      (原创博文,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