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读书计划

暑假读书计划

                 文\二兰
  漫长的暑假开始。今年,推掉了N多的报纸杂志的教辅稿件,因为,真的想“静静”,想好好地思考一下今后的路到底要怎么走。
  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忙忙碌碌地忙了十多年,终于停了下来。停下来却未必能真正“静”下来,能有所思有所悟。好吧,那就读读书吧,也许不能悟出什么,但至少,读书能让人的内心真正静下来。
  寒假列了个书单,基本完成任务,有些计划内的书没读,但加塞儿读了其他的书。想一想,暑假也还是列个书单为好,否则自己怎么荒废了时间都不知道。
  1.重读书目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已读。许钧译本)
  《闲情偶寄》
  《听王荣生教授评课》
  《陶行知名篇精选》
  …………(不断添加并调整中)
  2.新读书目
  《万历十五年》(已开读)
  《约翰 克里斯朵夫》(快读完)
         《沉默的大多数》(已读)
            《孤独六讲》(略读) 
        《尘埃落定》(已读)
  《时间的形状》
  《静悄悄的革命》
  ………… (不断添加并调整中)
  3.读书改进计划
  做书摘(笔录式,修心并练字)
  PS:最近读过最喜欢的一本书: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有时间争取写点儿阅读感言)
  

由《苍穹之下》想到的(2015、3、2)

                                        由《苍穹之下》想到的
                                                二兰

      开学第一天,我坐在乡村学校简陋的宿舍兼办公室里看完了柴静的《苍穹之下》,耗费掉一节半课。之后,又整整发了半节课的呆。一一打住!你一定要说我是个不务正业的教师,上班期间不好好备课改作业写教学反思,上网发呆还堂而皇之地召告天下!

       
好吧,我先承认,我不是个好老师,但我一直努力做个好老师,只是教育天空里的“PM2.5”让我这等草根老师眼前一片迷雾,不知自己该向何方前行。

       暂撇开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的称职与否前行方向如何不说吧,说说我看完《苍穹之下》后发呆的内容。

       
 对柴静的勇气魄力社会责任感的钦佩我就先不说了,对雾霾的骤然间发生的巨多认识先也不说了,估计这几天说的人多,说的人比我专业。我想说的是:为什么没有一个柴静、或张静李静王静,来帮我们拔开教育的雾霾,让我们老师更让我们的孩子一一特别是农村的师生们呼吸到清新的空气、看见蓝的天白的云?

         
我很自私。我的感慨更多源于我自己的孩子,他今年上初二,随我在这个不算偏远的农村学校,离小城不过十五公里。今天开学第一天,第一天我就得知我的同事把他同样读初二的孩子转到城区上学了。这个消息让我自责不已:这件事为什么我没做到?我早想过,为了孩子前程,肯定不能让他待在这里的!可我又左右为难,没能把转学的事办成。现在,我只有自责,外加茫然。

         
是的,农村学校已经没有教育了。如果就我看到的我的周围的事实来说,这话一点儿也不夸张。我们以及与我们相似的农村学校的办学隐性宗旨就是:安全!不出安全问题一切OK!以至于,学校设备落后,教师流失,在职的绝大部分老师“升级”成了大学老师:上几节课走人的、甚至一周上两三天班完事的;作业没人改,甚至有些老师上课只上二十分钟,还有二十五分钟学生升级为“大学生”一一自习…… 
……

         凡此种种,让人心寒,无论作为一个家长,还是作为一名教师。

        
可是,这样的事实并未遮遮掩掩,老百姓知道,教师最清楚,家长也明白,甚至私下里我听到一些教育主管部门的领导聊天,他们对此也是一清二楚的。但,即便有人质疑,却没有人寻根问底。

        农村教育一片乌烟瘴气,而放眼整个教育界,最大的城市也好不到哪儿去。中小学一方面说教改,一方面应试教育愈演愈烈,一味追求升学率把学生训成“做题机器”;大学教育盲目扩招、盲目升级,只有大楼没有大师,只有毕业没有就业;学生要么读书把自己读“废”了——没知识也没德行,要么读书把自己读“残”了——有知识没素养没能力;教师待遇低门槛低,要么谁都拿本教材都能在课堂上站一节课连“匠”也算不上,要么“追名”——上托下欺努力“领导”一方,或是“组团”一级一级赛课赢一堆证书当“名师”,到么“逐利”——顶着骂名办各种辅导班努力“自力更生”过上让人看得起的日子……

       
种种怪象,大家竟都视若无睹!我是一名草根语文老师,最近恰巧读了《民国风度》《民国语文》,对比之下,悲哀无比。我不敢说我有忧国忧民的悲哀,我至少,为我的孩子生不逢时而悲哀:他现在没能逢着那样优秀的教育,将来也极少有机会逢着优秀的大师,优秀的大学……

       
千千万万个学子,千千万万个家长,千千万万个媒体记者……那些千千万万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中,为什么没有站出来一个柴静,或是张静王静李静,来追问教育的蓝天白云在哪里:教育的PM2.5是什么?为什么?我们要怎么办?

       没有人质问。

       于是乎,年年照旧“教育形式一片大好”,年年农村学校都在“改善”、教育都在“均衡发展”,年年名师倍出“教改”新名词雨后春笋般变着花样地涌出,年年大学都在扩招大学生就业形式“更乐观”…………

       好吧,算我杞人忧天,算我无事生非。——我只是一个草根老师,一个在教育快消亡的乡村学校里挣扎的草根老师。

       所以,我看《苍穹之下》时,心里有泪。所以,我如此深挚地喜欢上了柴静。

                                                                                         (完成于2015年3月2日 夜)

寒假作业安排及其他

                                                     寒假作业安排及其他

                                                          铁中   二兰
     一转眼,大半年没来这里,2014早已跳转为2015,我也来这里为我的日志“跳转”一下日期吧。不写的时候,再三叮嘱自己:别荒了那块地!别荒了!可一不留神就荒了。
      再来这里时,四处翻翻,也有好多老朋友的园子荒了,但有更多朋友依然笔耕不辍。几年来,亲见许多朋友园子里的小苗已长成一片蓊郁的林子,而我,依然在徘徊。想起我曾经对自己的怀疑“能走多远”,这样的怀疑不是没缘由的。其实缘由不是我在那篇文中所写到的,更多 是藏在我心底的对自己的不敢肯定,或者是害怕肯定自我后又被别人被环境所否定。
     不过还好,14年的下半年,我还是能找些借口的:因为我在读书!一直没停地在读,抓到一本是一本地一通乱读。乱读也好,百味互通,让人口味、心味都开。
      还是要来写写,哪怕简单地记记流水帐吧。
      明天就要正式放寒假了。特别安排了今年的寒假作业(八年级):
     (一)写作
      1.新年新              (括号里可补上“人”“事”“情况”“问题”“心情”“世界”等等。)要求学生多补充几个题目,选择其中较新颖的题目来写。
      2.2015,我想和你聊聊  (这个文题偏于议论性,学生训练的少,要提醒学生作文前要拟好思路:即聊什么?聊几个方面?你的想法、观点是什么?为什么?)
      3.妈妈(爸爸),让我抱抱你  (主要针对留守儿童的命题,留守儿童只有在新年时才能和父母团聚,这些的文题他们容易写出真情。对其他孩子而言,也是引导他们关注父母、亲近父母的一次机会。)
      4.那一天,                          (补充文题,写人叙事均可。)
     (二)阅读
      1.课本推荐的名著:《名人传》〈水浒传〉
      2.马老师推荐:《呼兰河传》《绿山墙的安妮》
      (读文时,要做简单的读书笔记。阅读速度快的同学,要在此基础上多读;阅读能力弱的同学,至于选择两本阅读。)

成长,为了当初的那个承诺

                                         成长,为了当初的那个承诺

                                              安徽桐城铁铺中学  马二兰
        “中国教师黄埔培训班”——多么响亮的名字,不过,幸好它没有门槛,没有台阶,让我这个平平凡平的草根老师,能在这个寒假轻轻松松地走进了这个网络培训班。第一节培训课上,名师邓立平讲座中一句话深深地震撼了我:甘于平凡,不甘平庸!
       多么熟悉的一句话,它一下子唤醒了我深埋的记忆——
       15年前,我从师范毕业回到破败的乡村小学。我记得在那个千禧年来临之际,我教那群孩子叠千纸鹤。用的是写春联的纸,红通通的小纸鹤一只一只地在一双双稚嫩的小手中诞生了,我自己手里也有了一只。
      真好!
      可是,似乎少了点儿什么。我想一想,告诉孩子们:马上就是千禧年了,我们真是幸运,能跨千禧之年的世纪,为了这份幸运,我们都在把自己的千禧年时立下的理想、愿望写在纸鹤上吧,把它藏在鹤的翅膀上,让它带着我们飞翔!
       孩子们兴致勃勃地写了起来。我拿起笔,沉思良久,写下了一句话:可以平凡,不可以平庸!
        “把它好好儿收起来!过十年,你们要拿出来看看,过二十年要拿出来看看……看看自己是否向自己的理想迈进!”我说这话时,每个孩子都仰起脸看我,带着些迷惑带着点向往,像一朵朵盛开的花。
        我也一样,把我的纸鹤收起来了,一并,也把那句话收在了我的心底。
        可现实一点一滴地把我的梦想剿灭。那句话我记得,但只是把它当成“年少轻狂”的痴语,每每想起,只在心底自嘲一番。
        可今天,再次读到类似的话时,我被深深地戳痛了一下。
        回想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一直在迷茫,自己也不知道寻找什么迷茫什么,这才明白,我是失了当初的那个“不可以平庸”的自我!
       那个我在哪里?我要找她回来。其实我已经毫无头绪地找了好久,现在才明白,只有学习,提升自我,才能找回那个我。
        是的,我要学习,我必须学习,不会别的,只为当初那个对自我的承诺,只为找到有价值感有幸福感的自我。
                                                                                          (暨黄埔培训班听讲心得)

被教育“异化”的教师

  被教育“异化”的教师
                                                         安徽桐城铁铺中学   马二兰
      临近期末,又到了一年一度填写学生成长记录册时,老师寄语,是班主任的“必修课”。虽然近些年来,周围许多人借享网络之“共享福利”,学生评语也可以批量下载,对号入座了,但我依然坚持自己写:这是班主任老师与每个学生逐一对话的机会,不能轻易错过。再说,天天跟他们打交道,只愁“寄语”太多,不愁没话可写的。
      可等到我静下心来写这些“老师寄语”时,又一次发现:翻开有些学生的记录册,真觉得脑子里一片茫然。为什么?因为总有少数的学生一不小心成了我视线之外的边缘生!我都不够了解他们,能“寄语”他们什么呢?
       像小丹。一个学期下来,她都默默无闻地坐在窗户边上,学习成绩不好,但也从不犯错,我似乎没有单独找过她谈话,与她的家长也从没接触交流过。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她为什么总是那么内向从不与人交流?我似乎从来没有认真去关注过!
       像小倩和小翠。当我写下“你们是我们班一对可爱的姐妹花”的句子时,内心为自己的虚伪隐隐不安:如果我真觉得他们可“爱”,真够“爱”她们,怎么居然过了一个学期,也没问过她们俩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平时生活中,有没有一些有趣的错认故事?
       还有小钟。因为总是不停犯错,不停地与同学有纠纷,所以扪心自问,我打心底里拒绝他。除了惩罚性的批评、训话,我几乎从没有和他好好谈过一次话,听听他在家里的表现,以及以学习、对同学的一些想法、态度。
       …… ……
      我为什么会这样?而且似乎每接手一个班级都会这样?我这样也能算个“好老师”?写“教师寄语”,我写写停停,停停想想,终于有了答案:我还是盯着“分数”管理班级的班主任!关注分数高的学生,关注有希望成为分数高的学生,关注成绩上升或下滑的学生……那些被边缘化的孩子,总是与“分数”、与学习进步有着太远的距离,我盯着分数的视线,已经够不着他们了!
       我们天天义愤填膺地批判被异化的教育,没成想自己也成了被异化的教师。
       我想,下个学期,不,明天或是后天,我是不是该把那些坐在我的教室里半年的“陌生的孩子”请到我的办公室,跟他们好好地聊一聊了呢?
      (原创博文,请勿转载!)

又是匆匆学年终

  又是匆匆学年终
                  文 二月兰幽
  暑假开始有一段时间了,我始终不敢打开这个页面。荒废这个空间,尽管不是我本意,但已成事实,我对自己的内心有无可逃脱的罪责。
  又是一个学年过去了。我不敢问自己,但还是不得不问:这一年,我有何收获?这一年,我多给了我的学生多少?这一年,我能有多少可圈可点的无愧光阴的日子?
  我知道,我从来没缺少自我的反思,但独独缺少了行动。
  是的,有很多很多的理由,它们阻碍我的前进,甚至叫我在自己信念的道路上举步维艰。但唯独没有理由的是:有些我可以做得到的,我没能做得到。比如说:在这个空间里写下我的的收获,我的发现,我的思考。
  没有思考没有书写的语文老师,真真算不上语文老师。无论外界的风雨如何叫人不安宁,如果自己不能给自己一片心灵的清水池,那么,我们如何让灵魂能自由游弋?亦或说,我们哪里还有自由的灵魂?
  毫不夸张地说,农村学校几乎没有教育了。农村学校的教师几乎是没有前途的——或者说,前景?希望?这些词似乎都大了点儿,他们不是马,不是骡子,不是……他们是群四不像。
  可是,农村学校还有孩子,虽然一年比一年少,但他们一样需要教育!需要和城里的孩子一样平等的教育!每每想到这一点,我内心难过——为那些受“不平等”待遇的孩子。
  是的,如果我还有“内心”,我就应该努力,不为什么,哪怕没有前途——亦或是前景、希望,至少,我得对得起自己的内心。至少,我能让自我的灵魂自由的游弋,不受城里与乡下的限制,不受优秀教师与草根教师的限制。

学生,原来真不是你想像的那么“孩子”

                            学生,原来真不是你想像的那么“孩子”

                               安徽省桐城市铁铺中学   马二兰
      昨天的班会课已经过去整整一天了,我的心里依然没有停止感慨——以前,我总把学生当孩子,当成“现在的孩子”,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什么都得老师家长帮着扶着,可事实告诉我:学生,原来真不是你想像的那么“孩子”,他们其实能做得很精彩。
     事情缘于我开学初的班级计划中的一个设想:试着让学生管理学生。当然,只是试着。尽管这不是什么新方法,不是什么新思路,但以前看到的都是别人的做的,我心底总觉得那是“名家”教育者的“本领”,或者说是城里的孩子的“能干”,与我们这些老师这些乡下孩子,没多大关系。我们这些孩子,还是多扶着点儿,不敢撒手。
      这次,我“放”得有些大胆——反正是“试”嘛,不行就算了,不行就按我从前的老路子来,开学第一周,我把本学期班级内所有的问题(如安全、学生、纪律、卫生等等)全抛给班干了:你们自己开个会吧,看看原来班内存在哪些问题,要怎么解决,拿出具体可行的方案来,我不参加你们的会(怕你们受拘谨),你们大胆设想,放手去做。随后,给他们每人发一本“工作日志”就算结束我的任务了。
      昨天是开学第二周的班会课。我特地预留了足够时间,让他们一一给同学讲讲开会结果,也即各项活动在本学期的安排、开展等等。
      让我深感意外的是:大部分小干部都侃侃而谈,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还真是那么回事!——嗨,我真是低估他们了!我一边听一边在心底不断地对自己暗暗地说。
     劳动委员说,她计划把做值日和拾废品结合起来,卖废品设立班级小基金会;安全委员说,他要在教室里的每个有安全隐患的地方及时张贴醒目的提示语,还要找班级里最细心的同学“监督”他这个安全员的安全行为和安全管理;班长说他要给每个同学建立一份“个人积分档案”,班级各方面工作的开展都与每个同学相关,都和他的“积分档案”相当,有奖有惩;许多同学也在纷纷提议,这学期可以开展篮球比赛、象棋比赛……
      我笑了。——哈哈,这下,我这个班主任可轻松了,他们说得多周全,要我想,还不定有这么周到呢。这个开学初,我再也不用那么忙活而且常常还忙得没啥成果了。
      是的,孩子的这些东西尽管还生涩,尽管没有多少有特色的创意,但对于一个正常情况下,什么活动什么有益的尝试都不曾有的乡村学校的班级而言,他们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我已经不那么怀疑他们把计划实施下去的能力了。而且,如果放手让他们做下去,我们的班级肯定在学校里焕发出别样的风采,我们的孩子肯定成长得更快。

在荒芜与迷惘中穿行

                                                   在荒芜与迷惘中穿行

                                                             文/二月兰幽
     荒芜。
     我的这片园子荒芜好久了。常常想着来写点儿什么,却常常在打开页面之后,又关掉了。写什么呢?工作与生活都颓废,用以记录的园子自然无种可播,无苗可长了。当然,不是全然没有热情,但有些那些短暂的热情总是稍瞬即逝,我来不及抓住它,它就在空气里消散了。
     不是我一个人的荒芜。是学校的荒芜。是农村教育的荒芜。整片园子都荒得差不多了,我在重重的杂草之间,看不到方向。
     我内心常常偷偷地难过。是的,没有人在意这种荒芜,我也不敢光明正大地表示我的难过。教书育人,当这掷地有声的职业,成了绝大多数教者的鸡肋,成了社会上人鄙夷甚至非议的热门话题时,我要是把它当成圣职,会为人不耻的。
     于是,我也常常安慰自己:算了吧,荒了就荒了吧,你能改变什么,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
     但我总是忍不住迷惘:这样,到底是对还是错?随即,又忍不住自责。
     尤其是我在读书时。每当我打开一本书,沉入其间时,总觉得有无数根鞭子在抽打我那颗麻木的灵魂。
     我明白,我是应该醒过来。只是,这种苏醒只是一种沉醉在书本间的“幻想中的苏醒”,每每回到现实,新的迷惘又重新笼罩我——
     即便我努力,我奋发,我的方向在哪里?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冲出这片荒芜?
     
     我不知道,又有多少与我同处荒芜中的教者,跟我一样会有与我般的深深的迷惘。如果没有,那我的迷惘就更难找到清晰的诠释与注解。
     荒芜的日子里,我一度在思考:我能不能想办法脱离这个环境?离开这片荒芜,不是因为农村的贫穷与偏僻,只是要离开这个抹杀人热情与斗志的环境。想了很久,也只是空想。套住时髦的话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个没有背景只有背影的农村教师想要离开农村,简直是天方夜谭啊。
     我也曾思考过:我迷惘到底为什么?是因为收入、地位低下而不得志?是因为有能力有热情无人重视无处施展?或者,是因为我根本没有能耐达到我理想中的那个教者的目标?甚至,我都不知道我的终极目标到底是什么?
      是啊,作为一个教育者,我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大而化之的答案似乎有,形式主义的答案似乎有,但在我心底,有没有一个答案一直坚定地矗立在那里呢?
      我想,我不能就此荒芜。
      至少,是因为我无法不让自己摆脱这种荒芜中的困惑。即便我周围的一切都荒芜了,我也不能。因为我总是习惯抬头看,回头看,我害怕我一抬头,一回首,就是齐人深的荒草将我的视线淹没。
       那样,我就彻底地沦为一棵草了,一棵杂草。

教育,你要给我一个怎样的孩子——从孩子被罚抄说起

              教育,你要给我一个怎样的孩子


                                  ——从孩子被罚抄说起
                                             文/二月兰幽


    说实话,今天晚上我真是太郁闷了,从我上小学五年级的儿子踏进家门的那一刻开始。
    孩子哭丧着脸,半天不敢出声,后来终于忍不住哭出来了。原来,他被老师罚抄作业了:数学定义,三则,每则100遍!而且全班就他一个人要抄。
    我问为什么。他哭着说,测验的时候老师不在教室里,他做完了试卷,跟同桌讲了句话(据他说是问同桌做完了没),被后座的女生向老师告了状。老师于是就罚他抄了。
    其实,这个学期这样的罚抄不止一次了,都是100遍。今天我尤为生气是因为,这样寒冷的天气(晚上都已经是零下了,我们这里又没有暖气),这些任务对于一个孩子而言,简直是残酷的折磨!作为一个母亲,我不能不心疼他小手冻得通红地连续写上四五个小时还写不完,当然,其他家庭作业还没含在这四五个小时内。
    可是,我敢怒不敢言。作为家长,又兼有老师的身份,我不敢对孩子的老师说半个“不”字,特别是在孩子面前。小心翼翼地给老师打个电话,老师却没有丝毫“轻饶”的意思:孩子是说了话,而且似乎还在做完卷子后,看了几页不应该看的学校发的另一本读本类的书。老师的意思:一定要惩罚,但他说他不能打也不能骂,那就抄呗。
     我一时语塞。
     我不能也不敢说老师对了或是错了。
     我清楚我的孩子,他从小好动,坐不下来,这是他最大的缺点;但也不是完全坐不下来,他爱读书,他读起书来,可以一个上午一个下午地不挪屁股,甚至于一天。他的阅读量大大超过了同龄孩子几倍,甚至几十倍;他接受速度较快,但耐心不足……他不是最优秀的孩子,但也绝对不是顽劣不堪的孩子。他还极需要老师和家长的引导与教育。
     可是,这样摧残身心的罚抄真能对孩子有引导,有教育作用吗?我想,这样的罚抄,无非是让孩子对老师更畏惧三分,甚至对学校畏惧三分。我估计,他好动、没耐心的习惯并不会因为这样的罚抄而改变多少。
     
     作为老师,我能理解今天做老师的难处。都是独生子女。都是父母的心头肉。谁都动不得。于是,有很多人在呼吁:要有惩戒教育!教育要有惩戒!
     那教育到底应该惩戒怎样的学生?应该惩戒学生怎样的行为?
     难道真可以为了“统一”管理,而不许有孩子有丝毫个性的空间吗?或者,真可以打着“为孩子好”的旗号,而不肯给孩子犯点滴小错误的机会吗?
     我也当班主任,我当班主任,就常常奉行一个“装马虎”“装聋作哑”的原则:对小问题,小错误假装没看见,没听到。即便班干部打小报告来了,我也装着事多没听清或者一听就忘了的样子,不作处理。
     我以为,我们的教育,不是要教出刻板统一的孩子出来。往课堂上一坐,一句话也不敢说;老师一来,连一个笑出来的一个笑容都要僵在脸上……
     那样的话,他们都不是孩子了,是产品。我们也都不是教师了,是模具。
     再者,即便要惩罚,是不是能有更有意义更有效的方式呢?


     看着孩子冻得通红的小手丝毫不敢松懈地“刷刷”地写着,又时不时地停下来甩一甩,捏一捏,我心疼又惶惑。我不知道,在这样的教育下,他会变成一个怎样的孩子;我不知道,将来,他还要经历各种怎样的老师,又对他有怎样的影响……继而,我又自责,作为一个普通的农村教师,我没有更大的能力为孩子选择更优质的教育环境、教育资源,只能让他跟着我,在这偏僻的农村的偏僻的小学校里,几乎是任其“自生自灭”。

     可是,这日益荒芜的农村,日益荒芜的农村教育,你要还我一个怎样的孩子呀?
     我真的不想看到,我小小的孩子在寒冷的冬夜里,带着恐惧、夹着焦急,不停地重复抄写着毫无意义的汉字。

    一本新练习本已经写得过半了,密密麻麻的小字。时候也到了晚上十点了。可他的任务还有三分之一。我只好让他上床睡觉了。他临睡时不停地叮嘱我:妈妈,明天早上五点钟就叫我起床!不然我写不完。写不完的话,老师说,少写一遍,再罚十遍的。
    我沉默了。上个星期,孩子才刚刚满了九岁(农村没有幼儿园,他上学上得早),作为母亲,我怎么可以允许他在大冬天的晚上十点睡觉,早上五点起床?
    可我又不能明说。我知道,作为家长,必须与老师有“统一战线”。况且,老师要是知道我的这样的想法,会非常有“想法”的,我不能不为我的孩子后面的学习考虑一些。
 
  孩子带着不安的心情睡了。我的心情坏透了。无法可诉。写下来,也是满篇的语无伦次。可是,除了心疼,冷静一点下来,更多的还是担忧和自责:我的孩子,他正在接受的是什么样的教育?未来,他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作为教师身份的母亲,我能为他做点儿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