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好老师——学生那么“怕”我

            我不是好老师——学生那么“怕”我
               安徽省桐城市铁铺中学 马二兰


    好些年头没带过七年级,今年带七年级,带得有些心力憔悴的感觉。可是,比这感觉更可怕的是:近些日子,我发现,孩子们不喜欢我这个自以为认真的老师!
    幸好有学生用日记告诉了我!
    不止一个学生在日记里开始报怨:“老师,你太严肃了!”“老师,不上课的时候你从来没笑过,如果你也像上语文课时那样,把丰富的表情写在脸上,那多好!”“老师,你不笑的时候,我真的很怕你!”……
   我不是一个好老师了,我成了一个学生“怕”、不敢接近的老师!
   可是,我一直想做一个好老师的。眼下这一事实,让我不能接受,让我有些崩溃的感觉。
   我的问题在哪里?很简单:太严肃了,太有板有眼了。学生一个一个地开始害怕起来,难怪我的语文课堂愈发地死气沉沉没有活力了!难怪我的办公室除了课代表外无事没有一个学生来探个头!
   我真不愿意成为一个令学生望而生畏的老师!我压根儿也没想过要这样。
   我对自己很失望。但不能止于失望。只要我还站在三尺讲台上,我就不许自己眼看着自己的“堕落”。
   我开始反思我自己。反思良久。
   开始,我以为这是源于我想用自己的严肃“镇”住学生。因为我是班主任,我不能随便我学生嘻嘻哈哈,否则他们会蹬鼻子上脸无法无天。是的,我的确有这种想法,从第一次带班主任,从第一天以班主任的身份走进课堂时,就有意无意地开始强调这一观点。
   再想想,这种做法是那么幼稚而简单化。我知道,优秀的班主任并不是靠“挂脸子”让学生害怕来管理的,而且就我现在的班级而言,也不需要这种办法来“镇”学生。
   得出这样的结论,我开始学着放松自己,尝试着不再在学生面前“端”着。我下课在教室里跟学生聊聊天,上体育课时跑到他们中间,跟他们一起打打球……但我分明感觉到的是:做这一切的时候,我是那么别扭!
    可是,我并不是不喜欢学生,并不是为接近他们而接近他们啊。我这是为什么?
    我突然想到了开学以来,我一直抛不开的“疲惫”感、“心力交瘁”感——是我自己不对!我的心“病”了。
    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病”。这个“病”不是一天两天破土冒芽出来的,而是天长日久地抽丝剥茧一点点加剧的。
    多少人会和我犯相同的“病”?如果我们都“病”了,谁来解救我们?谁来解救我们的孩子?
    我也不知道,如果我继续努力,能不能“自治自愈”,成为我想要的好老师,健康的老师?
    
   
  

绽放

               绽放
                
文/马二兰

  一场秋雨一场凉。几场秋雨后,夏天悄然退却,一个暑期就溜走了。
   新学期,第一天上课,天空就滴滴嗒嗒的下着雨。起了个大早,收拾收拾,左看看右等等,老天似乎没有放晴的意思,只好冒雨出发了。

  (因博文无端被转载,此文部分博文已隐藏)
  
  
  

 

 

 

边缘化的语文学科边缘化的语文老师

            边缘化的语文学科边缘化的语文老师
                           文/二月兰幽
    一年一度的中考早已结束,除了学生及其家长,老师也一样,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但这份“欢乐”也好,“愁”也罢,似乎不太关乎语文老师的事(班主任是语文老师的除外),中考中,语文似乎只是个“配头”,可有可无,不会对学生起到“决定命运”的作用——也确实,纵观每年中考成绩,学生语文成绩的差距比起数理化和英语,实在是微乎其微。考试从来都是最强有力的指挥棒,语文,于是乎被真正边缘化了。
    于是乎,不仅是家长,班主任,忽略语文老师的存在,学校领导也一样。
    近闻最近学校的评优结果,市级的什么“优秀教师”、什么“师德标兵”,无一例外地、毫无争议地给了数学老师、英语老师。当然,最充足的理由是,他们的学科中考考得好。
    作为一名勤勤恳恳的钻研教学、热爱学生的老师,对此,我毫不掩饰地说,我是非常有意见的:我相信在我这样偏僻的农村学校,没有任何一位老师像我一样,几乎每节课都去研究怎么出新出彩;没有哪一位老师像我一样写过那么多的教学反思;也没有哪一位老师像我一样,如此认真地去教作文、改作文,并帮助学生大量发表作文,给他们发取稿费发稿费、给他们以信心和激情,甚至,组织学生参加作文大赛时连邮费都是我自己贴的……
    但是,我很清楚,这些话在领导那里是没有份量的:你万般的理由,中考没得和数学、英语一拼,能让学生的成绩大起大落,是没用的。
    这是语文的悲哀,更是语文老师的悲哀。
    语文老师永远在边缘化的位置,要么做成专家级的语文老师,要么就永远是无人问津的语文老师。
    于是乎,无人问津的语文老师,就慢慢沉默,甚至慢慢“消亡”,变成了所有语文老师的模式——上课铃声一响,拎本教参教案上课堂;课上照着书,读读,问问,没人回答再自答;下课铃声一响,拎回教参教案聊聊天侃侃大山。如此这般,用我们周围的老师经常说的一句话来形容一下,便是“是个认字儿的人都会教语文”!
    于是乎,我们学生的语文素养每况日下,错别字连篇,说几句没头没脑,写个作文没个范文套一套就寸步难行;再加上农村孩子从来没有课外阅读,语文,就真成了个“认字儿”的学科了。
    真不知道,这样的局面,何日是个头?而且,我相信,这绝对不止是我们一个小学校小地方的情形,农村学校大多如此。到最后,农村学校永远出不来一个语文素养高的孩子,也同样永远出不来一个优秀的语文老师。
    当然,这不学生的错不是家长的错,也算不上领导的错,更不是语文老师的错,那么,到底是谁错了?
    难道,是语文本身错了?是我们的语文教育错了?还是,整个教育都错了???
   


   


 



 

悲哀——灾难片放映室里孩子们的笑声

 



悲哀——灾难片放映室里孩子们的笑声

安徽省桐城市铁铺中学 马二兰


 


    今天下午,学校一年一度放映爱国主义影片。
    今天放映的是反映汶川大地震的《惊天动地》,这部片子基本上是08年那场大灾难的重现。我个人怕再看到那样的场面,但作为班主任,我不得不到影片放映的现场去维持纪律、秩序,也就一起看了。
    片子放了不久,我就忍不住开始落泪。是的,影片的那些悲痛,那些震撼,那些感动,不能不让人落泪。
    可是,在我落泪的时候,学生中却时不时爆发中一阵阵笑声!


    这笑声在我听来,刺耳之至。
    这是灾难啊!而且与其他影片不同的是,这是活生生的灾难,没有虚构,不是科幻,是刚刚过去的血淋淋的我们的同胞的昨天啊!
    我想批评他们,想制止他们。可是,我不知道我应该说些什么,我不知道即便我一阵嚷嚷过后把笑声掐停,他们的心里的笑声能不能停下。所以,我选择了沉默,满心悲哀的沉默。
  


     我们的孩子怎么了???
     即便他们不像我“泪点”太低而泪流满面,至少,在这样的灾难片面前,他们是不应该这样集体发出阵阵笑声的。
    为什么我们的孩子最起码的悲悯之心都没有?为什么他们看不到生命在灾难面前的脆弱,触摸不到人心在亲人朋友瞬间离世时的疼痛,感受不到生命以生的代价去挽救生命时的感动?
     ……
     我只能说,对这样的结果,我们的学校教育要付很大很大的一部分责任。我们教给孩子什么?除了僵死的知识,除了沉甸甸的一个书包,这些孩子的脑子里有什么?
    几千年前,我们的教育就都把“仁义礼智信”刻在了无数学子的灵魂里,观照今天我们的孩子,这些东西,有哪一样真正抵达过他们的内心深处呢?仁者爱人,若有一颗爱人的心,就会有悲悯的情怀,就不会在这样的灾难面前笑得那么没心没肺。



 


    看完电影,我久久不能平静。和同事聊起这个话题,同事说,那是学生根本没看进去。
    我又疑惑了。现代影视如此强大的视觉和听觉的冲击力,为什么学生会“看不进去”?而相反的是,任何一款游戏,那些大孩子小孩子为什么又都能迅速地沉溺进去?


 


    没有答案。
    我又想到了我的语文教学。我们的语文老师天天在想着如何展开课堂教学,如何引导学生读懂文本,如何体会作品的情感……对着这样一群几乎“没有情感”没有人情味的学生,这些教学又有何意义?


 


    柏拉图说:“什么是教育?教育是为了以后的生活所进行的训练,它能使人变善,从而高尚的行动”,“我们可以断言教育不是像有些人所说的,他们可以把知识装进空无所有的心灵里,仿佛他们可以把视觉装进盲者的眼里”,教育乃是“心灵的转向”。
   梁启超说:“教育是什么?教育是教人学做人。”
  
我们今天的教育,到底要朝那个方向走?难道就是用一堆试卷,培养一群只有高级技能而没有心灵的机器人?而我们这些教师,就是生产这些机器人车间里流水线上的操控手?


 


   没有答案。
   可是,那些笑声真实地刺痛了我,让我感受到了作为一个失败的教育者的深深悲哀。
   明天的课堂,我肯定是要跟学生讲讲我的悲哀的。但是,我不知道,我薄薄的一席话,是不是像一片云一样,只是从孩子们的心头远远地飘过,然后,就找不着踪迹了。


 


 


 

没有“光环”的草根语文老师能走多远?

     没有“光环”的草根语文老师能走多远? 


安徽省桐城市铁铺中学 马二兰


      近些时日,在中华语文网里多写了几篇文字,屡屡被管理员加精后,不免有受宠若惊之感,于是来得也更勤一些。


       来了,不免要四处走走;走走,就会有发现。而这发现,却让我且喜且忧。喜的是,这里大师云集,能第一时间读到他们的作品享受到他们教学、研究之得,是我等穷乡僻壤里的一小小的语文老师之大幸;忧的是,我等乃草根中的草根,怕自己在大树林立下太过卑微,卑微得坚持不下去了。


       这个专业论坛,藏龙卧虎自不必说,但随便翻翻一些开博的人资料,也吓我一大跳——他们非名师,即“新星”,至少也是个“代头人”“骨干教师”什么的。而我这个懵头懵脑挤进来的博主,最大的“荣誉”就是:语文老师!


       我不仅没各种各样的荣誉、光环,而且由于种种客观原因,工作十余年,还是初级职称!作为一名无名小卒,所有与进步、光环有挂勾的机会都与我无关,比如每年的教师的培训、学习的机会,比如一些大的教育机构举办的相关活动(如前年语文报到合肥举办的讲座、培训),比如一些教学赛事的机会,等等,教育局安排到乡镇学校的人数本来已少之又少(大多向城区倾斜),再到我们小学校,安排到我等无名小辈身上的机率几乎为零了。


        曾经向教育局递交过论文,认真地改了又改,结果总是石沉大海——我估计个中原因是:我等一拨儿无名小辈交上的东西,根本没人看,可能被认为你这东西都是“复制”“粘贴”来的(这如同我们老师改作文时对待优等生和差等生的态度是一般的吧),没看的价值了。如此一回两回过后,已经没有那份热情。


       也曾经侥幸在语通的论文大赛中获得过一个一等奖的荣誉,拿着证书乐呵呵地去上交,结果被告之:这东西不能算教研成果,不是教育直管部门发的!


       曾经为了学习,我追随着优质课大赛的队伍,只身一人,一边走一边打听着方向去外地学校里听课,行程中一切自费自不必说(因为学校没有安排),最让我感觉有些“悲怆”的是,由于听课听晚了些,返程回去时,天已擦黑,已经没有通往我们城市的车了!(而别的听课人都是有学校或教育局安排的)后来所幸联系到一位当地的同学,是她帮我找了辆熟人的车,才得以回家。记得那天黄昏,我一个人在回家的途中,遥望着车窗外苍茫的夜色,只觉得自己很可笑:幸好学校里没人知道我一个人来听课,否则他们会认为我是个傻子!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挺傻的呀,我这是图啥?


       曾经一度,我开始放弃这种追逐。我用我曾经的努力得来的一些“功力”干点儿别的“有意义”的事吧。所以,我在教辅行业混了好多年。虽然没有“光环”,至少有种成就感,有种归属感。


      其实,每个人都一样,需要这种价值感和归属感,这是事业的动力,也是生命的原动力。


       个人的卑微不算什么。我今天之所以觉出的单纯的我个人的卑微,可能只是因为中华语文网的大光环把它“对比烘托”出来了。但我知道,在我们的身边,在我们的周围,还有无数个如我般“草根中的草根”语文老师!他们卑微得几乎忘记了自己的卑微了!


        我们的教育制度给了这些语文老师什么?价值感?还是归属感?或者像老师对待后进生一样,给予了更多的关爱?还是拉他进步的一只手?


        诚然,社会精英永远只是少数。所以,我们只拥有一个于漪老师。但是,我们的教育的特定性质决定着,教研须得是每个一线老师来做,或许这些草根中草根老师,出不了第二个于漪,但他们的研究他们的学习他们的进步,会对他们讲台下的学生,一种无形的精神和财富——譬如思想,譬如生命的形式。


        但当所有的草根都永远地沦为草根、永远地沦为一个教书匠时,我们学生到哪里去找这些东西?我们学生的成长的缺失谁能弥补?


         这些如我般的草根中的草根语文老师,或许也有很多如我般热爱着语文教育,热爱着学生。但这份热爱能坚守多久,会不会像我在那个黄昏里,一阵自嘲过后,从此了无痕迹?

黄昏及夜

黄昏及夜


黄昏里的一只归鸟


衔走天边最后一丝光亮


也一并带走我茫然无绪的思考


有不知名的花香


   穿过我的飘起的发丝


 


 



没膝的草


亲近我的裙裾


一群蛙 异口同声地


吵醒黄昏的寂寞


夜的柔软


包裹住每一份孤独


这么静谧的夜


点点星光辉映着夜色里我的眸


 


    


没有一种夜色里的凝望


    不是如此的深情


我用如此的深情揉碎念想


    它便星星点点地散落整个夜空



只是我看不清自己的掌心


   看不清落入我手心的究竟是一枚叶


还只是风带给我的幻觉


像那深黑的亦或是忧蓝的夜空


   一片空漠


                                     作于 2007-04-16

三月的雨夜 (原创)


三月的夜
我轻叩过你的门吧
你总在夜雨的缝隙里
   为我
点一星的光亮



我知道 
    只是这个雨季
    偶然留给我的晶莹剔透
我却愿意 
    那是你的眼眸闪烁

有雨飘落的夜
   我愿意长成一根青葱的藤
   我愿意站成一个青衫翩翩的少年
   我愿意
       让雨水滋润过我的青绿
于是   岁月不老
       思念也青青



三月的夜
    雨落的背景里
我只能看得见
    整个春天的青草蔓延
    所有花开的表情
还有
    浸在夜雨里或明或暗的
       淡若烟水的
           怀念
 (作于2007-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