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化的语文学科边缘化的语文老师

            边缘化的语文学科边缘化的语文老师
                           文/二月兰幽
    一年一度的中考早已结束,除了学生及其家长,老师也一样,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但这份“欢乐”也好,“愁”也罢,似乎不太关乎语文老师的事(班主任是语文老师的除外),中考中,语文似乎只是个“配头”,可有可无,不会对学生起到“决定命运”的作用——也确实,纵观每年中考成绩,学生语文成绩的差距比起数理化和英语,实在是微乎其微。考试从来都是最强有力的指挥棒,语文,于是乎被真正边缘化了。
    于是乎,不仅是家长,班主任,忽略语文老师的存在,学校领导也一样。
    近闻最近学校的评优结果,市级的什么“优秀教师”、什么“师德标兵”,无一例外地、毫无争议地给了数学老师、英语老师。当然,最充足的理由是,他们的学科中考考得好。
    作为一名勤勤恳恳的钻研教学、热爱学生的老师,对此,我毫不掩饰地说,我是非常有意见的:我相信在我这样偏僻的农村学校,没有任何一位老师像我一样,几乎每节课都去研究怎么出新出彩;没有哪一位老师像我一样写过那么多的教学反思;也没有哪一位老师像我一样,如此认真地去教作文、改作文,并帮助学生大量发表作文,给他们发取稿费发稿费、给他们以信心和激情,甚至,组织学生参加作文大赛时连邮费都是我自己贴的……
    但是,我很清楚,这些话在领导那里是没有份量的:你万般的理由,中考没得和数学、英语一拼,能让学生的成绩大起大落,是没用的。
    这是语文的悲哀,更是语文老师的悲哀。
    语文老师永远在边缘化的位置,要么做成专家级的语文老师,要么就永远是无人问津的语文老师。
    于是乎,无人问津的语文老师,就慢慢沉默,甚至慢慢“消亡”,变成了所有语文老师的模式——上课铃声一响,拎本教参教案上课堂;课上照着书,读读,问问,没人回答再自答;下课铃声一响,拎回教参教案聊聊天侃侃大山。如此这般,用我们周围的老师经常说的一句话来形容一下,便是“是个认字儿的人都会教语文”!
    于是乎,我们学生的语文素养每况日下,错别字连篇,说几句没头没脑,写个作文没个范文套一套就寸步难行;再加上农村孩子从来没有课外阅读,语文,就真成了个“认字儿”的学科了。
    真不知道,这样的局面,何日是个头?而且,我相信,这绝对不止是我们一个小学校小地方的情形,农村学校大多如此。到最后,农村学校永远出不来一个语文素养高的孩子,也同样永远出不来一个优秀的语文老师。
    当然,这不学生的错不是家长的错,也算不上领导的错,更不是语文老师的错,那么,到底是谁错了?
    难道,是语文本身错了?是我们的语文教育错了?还是,整个教育都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