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化解读”、“个性化解读”,想说爱你不容易

       “多元化解读”、“个性化解读”,想说爱你不容易


                                                安徽省桐城市铁铺中学 马二兰


      上个周末,有幸聆听了省教科所的语文教育专家杨桦老师的一堂讲座——谈谈文本的解读,听讲座时,就有了一些想法,回来后又沉下来作了一些反思,于是打算整理一些文字,算作我个人对这堂讲座以及这个问题的一点初浅的思考。


       杨老师在会上讲到了不少误读、乱读、偏读文本的案例以其对策,但个人以为,这些案例之所以出现在课堂上(多是公开课的课堂上),是要引起我们更深刻的反思的。笔者个人以为:这些误读、乱读、偏读,之所以出现,且出现在一些示范课、公开课的课堂上,是因为在常态教学中,自我解读并追求个性化解读的行为并不多,即便有,也多是在公开课的课堂上想“求新”“求异”的偶然为之。正是因为平时功夫不够,才会进入个性解读的种种误区。


      就这一观点说开来,窃以为杨老师所言的对策不免有曲高和寡之嫌,要从根本上解决我等一线教师在文本解读这一块的问题,还得从低处思考。


        就此,借用杨老师的两个词——文本解读的“宽度”(多元化解读)与“高度”(个性化解读),来说说笔者的反思:


     一、 要实现教师对文本的独立的、不偏颇的解读,要先从“宽度”做起


       追求“宽度”,是一种态度。在互联网时代,对于中学课本里的任何一篇选文的解读,可以说都有了足够的“宽度”,即有了多种可供我们参考的解读方式。但是不是每上一篇课文之前,我们都关注了这些不同的解读呢?


      这个答案不好给出。但笔者反思一下自己以及周围的同行在平日的常态教学,对这个问题只能是否定了,即:我们大多时候只关注一份“主流”的解读,然后在课堂上把它交给我们的学生。


       如果说,文本解读的“高度”不是每个人所以达到的话,那“宽度”是每个人都可以关注到的,是否关注这些多元化解读的“宽度”,考验的是每位教者的教学态度。


      那么,每个教者,是不是能在走进课堂之前,都坚持多看看别人的解读呢?如果连这个态度都没有的话,一切关于文本解读的话题都是空谈一场。


        追求“宽度”,是一种方法。  毋庸置疑,一个教师能以自己的个性化解读来处理教材并据此有效地组织阅读教学,是最为成功的教师。但如何才能到达这样一个高度?笔者以为,多解读他人的“解读”,多思考各种不同形式的“解读”,是完成自我解读的重要奠基石之一。


        同时,追求文本解读的“宽度”(即多元化解读),也是实现自我个性化解读(“高度”)的一种重要方法。这类似于“熟读唐诗三百首”的道理——别人的解读看得多了,各种“多元化”的解读看得多了,就能“悟道”了:一方面,通过各种多元解读的比较,就容易形成鉴别的眼光,能在“多元解读”中见出各种解读的优劣得失;另一方面,在学习观摩别人的各种解读过程中,也能不知不觉地形成自我的解读文本的能力。


       二、“高度”是终极目标,但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到达。


      实现“高度”,要有“宽度”为坚实的基座。观点见前文,不再累叙。但很多人没有这个宽度,基座没有了,目标就只能永远成为一种仰望。


      实现高度,要有读书功,要有一定的综合素养。如果让一个从来不读书的教师对文本去进行“个性化解读”,那简直是天方夜谭。但事实是,现如今社会上读书的人少,读书的语文老师也不多。不读书,没有相当的综合素养,这个“高度”就只能高高在上了。


       作此番反思后,笔者不禁感叹了,虽说如今是“多元化解读”文本的年代,但其实,很多只是在“伪解读”“伪多元”,因此才会出现杨老师所举案例中的种种误读。而要实现文本解读真正的“宽度”与“高度”,却是任重而道远。所以,想说一声:“多元化解读”、“个性化解读”,想说爱你不容易!